反对党选区未获公平拨款‧林立迎常自掏腰包助选民(雪兰莪‧八打灵再也11日讯)人们正为经济不景气而努力,但国会议员却在这个时候加薪,难免会引起争议。不过,来自反对党阵线的议员及时事评论员都异口同声说,由于国阵执掌的政府并未公平拨款给反对党的选区,所以反对党议员除了必须支付聘请助理的薪金、服务中心的租金、水电费以及按月向党支付20%收入作为党基金费,同时还得自掏腰包拨款协助选民解决问题,并在出席选民的婚丧喜庆活动时自掏钱包付帛金或红包。因此,反对党国会议员常面对入不敷出的窘境,而此次调薪,除了助他们解决经济困境,同时他们可以聘僱更为专业的研究助理,协助他们提供更专业的政策意见,帮助国家朝向更进步的方向发展。行动党泗岩沫区国会议员林立迎坦言,他之前所享有的国会议员薪金,绝对不足以应付选区的开销,加上国阵从来没有下放选区拨款给民联的直辖区国会议员,使民联国会议员更加贫困,而他因此被迫自掏腰包帮助选民解决困境。“目前,我共聘僱3名助理,其中一人是全职,两人是兼职,我每月需支付全职助理2000令吉的薪金,两名兼职助理的薪水则是1500令吉。”他披露,3名助理只是协助他处理选区的民生问题,至于有关国家课题则由他独力负责。身为一名国会议员,每月除了支付助理的薪水,也需要支付其他费用,如服务中心的租金及水电费等。自付应酬费红白事开销“我每月需缴付3间服务中心的租金,合共3500令吉,另外,我也需支付服务中心办公室的水电费600令吉。”此外,他说,他每月所支付的应酬费和出席红白事的开销,至少需要1500令吉。由于林立迎是一名律师,并不是全职国会议员,所以他每月必须向党缴付20%的党基金,约1300令吉。林立迎接受《》访问,向本报列出自己身为国会议员的每月开销时说,他很庆幸自己拥有律师楼,所以他才能赚钱养家,加上妻子也是一名律师,帮忙一起挣钱,才让他放心从政。泗岩沫选区不曾获拨款林立迎提到,民联直辖区国会议员过去长期面对国阵执掌的中央政府未给予选区拨款的问题,这使得国会议员在很多时候都被迫自掏腰包解决民生问题。他举例说,如有不幸人士或贫穷人士上门求助时,他也只能自掏腰包帮助这些人士。“不过,如果涉及巨额款项的事项,如道路工程等,我会致函要求相关政府部门给予拨款。如果相关部门没有回应,我便会将问题带入国会。”他披露,选区拨款是由国阵政府掌控,他从2008年担任国会议员至今,中央政府都不曾发选区拨款给他。他指出,每个选区的拨款数额都不同,每个选区至少有100万令吉拨款,而泗岩沫每年的选区拨款为150万令吉,但他从来不曾拿过份毫。“我曾追问150万令吉的选区拨款下落,但是没有下文。”民联执政州议员享特别津贴林立迎披露,由民联执政的州属,如雪州,州政府每年都会给每名民联州议员一项特别津贴,数额多达70万令吉,所以基本上,雪州民联议员每月享有的底薪就是他们的凈收入,而他们所领得的特别津贴也足以应付选区的开支。经过调薪后,雪州州议员的底薪已从每月6000令吉调整至1万1250令吉(87%),而目前国会议员的底薪为1万6000令吉。加薪后拟聘研究员林立迎说,随着国会议员加薪后,他将会努力提昇服务,以向选民交代,包括他将聘僱研究员,以研究国家课题,并提供有效的意见,而他也将增聘一名马来助理,加强在马来社区的服务。“泗岩沫大部份的选民都是马来人,所以我有必要加强对马来社区的服务。”他披露,他已有属意人选,但还未跟对方洽谈薪酬的事宜。此外,他说,他和怡保东区国会议员苏健祥準备聘请研究人员,以针对一些课题作出研究,藉此提昇他们身为国会议员的素质和服务。他估计,聘请一名研究员的薪金至少要5000令吉。陈亚才:免民众反弹政府应按时检讨议员薪金时事评论员陈亚才认为,以国会议员的工作量和工作性质来衡量,他们原本所享有的6500令吉基薪,其实不算高,加上国会议员的基薪在过去10年都不曾调整,这已是不合理的现象。他接受《》访问时说,民间今次对议员加薪的举措反弹很大,主要是因为调薪幅度过高,尤其是在人民面对经济困难的时刻,民间的反弹肯定会更大。他披露,之前雪州议员加薪时也出现相同情况,所以政府有必要按时检讨议员的薪金和待遇,才不会发生涨幅过高以致引起反弹的情况。“我们可以配合议员的任期或选举的期限来调整和检讨议员的薪金,如可拿当时的生活水平、通货膨胀率和议员的工作量来作比较,并作出合理的调整。”他认为,每次的涨幅介于5至10%才算是正常的调涨幅度。“基薪涨幅超过100%就属于不正常的现象,即使是在民间或商业机构也不应出现这种现象。”此外,他建议当局在国会议员的薪金栏目里增设一个项目,即另拨一笔款项供国会议员聘僱助理,并将这笔款项与议员的薪金作出区分,让民众可以一目了然的看清楚国会议员所取得的款项究竟用在哪里。“举个例子,如聘请一名助理的费用为3000令吉,当局就提供每位国会议员6000令吉的聘僱助理津贴,让议员可以聘僱两名助理。”他坦言,单靠议员一人的能力来处理所有的事项是不可能的,总是需要助理帮忙分担工作。“尤其是华裔议员,常有选民发结婚请柬给他们,这时,他们就得到场并封红包,若有选民家有丧事,议员也得给帛金以示慰问,在旧有薪水不够用的情况下,议员只得自掏腰包。”‧2015.04.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