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可惜,因为是在爬山途中,我匆忙赶路忘记问她到底做了什幺?但是却让我想到,这个理念还可以讲清楚一些。

从我的书里,也许读者看到的不乏生命清单、梦想、壮游等等,好像都不是一触可及的事;其实我要讲的就是像这位女士说的一样:改变,从一点小事开始。

一开始,千万不要太难;不要一开始就要去走印加古道,也不是一开始就要去阿拉斯加冰川划独木舟;而是从自己可以做得到、可以完成的一些小事,也会比较有成就感。

只是改变了他的信心 

我常常在演讲的时候,提到我和杨志良去爬雪山的故事。在杨志良67岁的时候,我带他去爬雪山。

民国99年杨志良当署长时,他曾经去爬玉山,他爬得很辛苦,当时他64岁,他就说这辈子应该不可能再爬高山了。

这次的经验对杨志良来讲,也许是已经到了一个极限。但是过了三年,在他67岁时,我邀请他爬雪山,我跟他说「没问题的,我来安排,跟我走就是了!」我们不用赶路,安排个4天总可以爬完吧!而且我们也做到了!

我没有改变什幺,只是改变了他的信心,我做到了说服他「You can make it!」,只要你想做,而且有适当的安排、适度的训练,是可以完成这个梦想的!

这有什幺大不了? 当然是小事一桩,杨志良是名人,我用他的故事来激励很多人;只要你想做,加上一些适当的準备工作,决心要做,你便可以做得到!

山上净山的志工 

这几天我去爬观音山硬汉岭,到山顶时,有一家人,在山上做净山的工作,收集了三十袋垃圾,看起来大概已经整理了一个早上了。

看到我们上山,便问我们能不能帮忙提一些下山到管理中心垃圾场?当然我们很乐意帮忙,我太太拿了两个小袋,我提了一个大袋,相当沈重。

我们将垃圾拿下山,2公里多下山路程,走了1小时,也有其他年轻人帮忙拿,其实我们这都是举手之劳,辛苦的是他们已经在山上捡了一个早上了,我到山下后,才发现忘了告诉他们,我其实很受他们的感动。

如果我们够简单的向他们表达一点心里的感动,或者是表现出我们的同理心和讚赏,这些温暖的回馈,会将他们在山上忙碌几个小时的疲累转换为快乐和持续的动力。

他们有没有改变社会,有没有改变别人?有的,至少他们感动到我,相信也多少影响到其他帮忙的人。

也许他们并不知道这件事感动到了别人,但若由他人来向他们表达内心的感受,他们便会知道自己改变了别人、影响了别人;这绝对是值得感动的一件事。

乐观正向的临终病人 

另外一件影响了我,让我一直想写下这些想法的,是一位临终的病人;每次见到他,他都很高兴,我很不能理解,到底为什幺一位面临生命即将结束的病人,枯瘦如柴的躺在病床上,却能不哀怨、不痛苦,而能这样乐观正向的面对死亡?

原来他签了大体捐赠;成为大体老师是高尚的,将能教出很多的医学生,这些学生将会再去救更多的人。

从他的立场来看这件事,如果他没有成为大体老师,他心情也许不会那幺愉快,他也许会觉得痛苦、觉得人生毫无希望,但是他现在却好像做了一件快乐的善事一样,将临终的悲伤化为自己的力量。

不论他有没有捐出大体,他的最终仍是即将往生,这是不会改变的事实,但是他改变了自己,也影响到周围其他人。

微小的美好力量无穷 

不论是捡垃圾或是捐大体,这是小事还是大事呢?

比起国家大事,这些当然都是小事,但其中衍伸的意义、教育的意义,感动人心的力量是无穷止尽的。

这些微小的美好,需要有人把他们写出来,让别人也能感受到他的感动、他的用心,将感动分享给更多的人。不要吝于表达受到感动;如果有能力,将这些故事转述或传颂,就能将改变及感动的範围再扩大出去。

尤其现在这个社群时代,传递讯息很快速,不像过去,要让大家知道一件事没那幺容易;去做、去说、去传达,不只将小小的改变转化为大大的力量,也能把值得留下来的感动和回忆,变成一篇篇温。

(本文获叶金川授权转载,原文刊载于此)

改变感动杨志良帮忙雪山有没有